霏儿_77077

2.14单身节快乐

系统说“在这平安京/能够遇到你/竟花光我所有的欧气”,我想说是的。

没有想过会多认真的玩这个游戏。上个游戏尽管是接触的第一个游戏,尽管有一整个公会的朋友的依赖,可那曾经说的“只要你们还有一个人在,我就会奉陪到底”的宣言现在也显得那么可笑而苍白。阴阳师当时只是为了抽卡一验非欧而来,或许有一天终将和上一个手游一样被我淡忘,可是现在,至少现在,我是这么认真,因为你。

忘了具体30几级时遇到你,忘了怎样和你组上第一次队,忘了怎样说起第一句话,只是在快成为60级咸鱼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你已经陪我走了这么久。熟络起来仿佛太过不可思议,因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么多人中你为何独独(并不)带起了话痨又傻气的我,又仿佛太过理所当然,我们本该如此熟捻。你说你带一个人要么不开始,要么就不会放弃,以前是彩虹,现在是你。或许我应该感谢彩虹吧,她的忙碌将你推向了我的面前,让我傻里傻气又理直气壮地抱大腿至今。曾经你和我说在教我家傻丫头黑蛋比符重要,现在我成为了你口中的那个傻丫头。周围很多玩阴阳师的朋友还在坑底挣扎,世界上也不停的有人刷着屏找大佬带魂八,我调侃着对带我魂十的你这样说,你说是的,你很幸运。就是那天那分那秒,我突然意识到我在这平安京最大的幸运,不是酒吞茨木大狗,而是你。一个每天只会嘲笑我没脑子、猪,却会在我问出再弱智的问题时也耐心的告诉我;整天用六星金灿灿的御魂还说它垃圾刺激我,却会每天装作不经意地叫我打御魂了;会说着你怎么这么丢人,一边又安慰组队被嫌弃的我,告诉我下次登你的号带自己的号,别组野队不好;成天嫌弃我什么垃圾式神,却会在一次一次切磋中告诉我这样的情况要打老头的旗、这样的情况输出平A鬼火优先连线和控;说着自己穷、情人节纸鹤只是别人装B,却会用骂我的话给我刷纸鹤;说着我傻,却会告诉我你现在只适合家教,不会被骗,你还太小孩子心性太单纯(或许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我在玩的每个游戏里,都遇到了一个愿意保护我的孩子气的人)。你经常把我气的跳脚,却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给我小庆幸,就像你总跟我抱怨又有很多漂亮小姐姐让你带御魂,可你总是被缠的毫无办法时才带她们30体力魂八,却带着我一次次清光体力碾压魂十,我问过为什么,你说带她们做什么,在这时突然就有种我何德何能的感叹。有时候我想,或许幸好我没见过你听过你的声音,才能如此自然地享受你对一个妹妹的保护,才能天天和你抬杠独享你在游戏里的陪伴(毕竟我是颜狗昂)。我知道你奴役我打阴界背后是把投了这么多钱的号扔给我的信任,我知道你一次次用金币协助坑我背后每次协助都留给我的用心。

你唯一一次真正跟我生气不想理我,因为我不肯喊你哥哥,还说你是阿加西,你的冷战让我第一次有了好像随时你会从我的游戏生活中消失的危机感,或许是你平时我怎么骂你让你滚你都无赖的说我不的纵容,让我觉得你的包容那么理所当然。而就在那次,那个因为你几句话而彻底没有睡意的夜晚,我突然意识到,我这么忐忑而又霸道的独占可能就是喜欢吧,一种妹妹对哥哥的依赖。

你每次总说要弃游了,是啊,等级顶峰,式神只差一个,御魂六星全套闪闪发光,斗技曾站上过神坛,一招手就会有无数会喊666的小姐姐抢着给你递火和辣条,这样的游戏生活可以说圆满了。我只能每天看着你又亮起的头像,庆幸你今天还在,努力让自己变的更有趣,用着重复而又幼稚乏味的反驳对呛一次次地延续我们的对话。每次跟别人提起你时,我总是骂你多智障多无赖,只会怼我欺负我,心里却努力地想让自己成为你和这平安京的联系,努力让自己成为你不弃游的原因之一。

时常会想我这么非,这个游戏这么无聊,我为什么还在这个坑底挣扎,近来突然想通了,可能,因为你。

平安京,樱落不休。我们,何日为止?

(写给弃坑前的自己。希望弃坑后的某天,仍能记起这个智障曾经陪伴我的日子,仍能热泪盈眶。)